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撿回的神圣 小說連載

裸社2020-08-29 15:43:01



? ? ? ? ? 撿回的神圣






“你跟我說這些干嘛,他不是性冷淡。這不是為了你的終身幸福嗎?靠!”

?

“他啪啪啪起來也高興的很啊。”

?

“我為你好你還懷疑我的用意啊?”

?

“他就是不擼。”






?

“不擼敏感度太高,射的會早一點。”

?

“我說他了,我有啥辦法。”

?

“我給你形容一下精子在輸精管里面要出來的感受。剛開始只是屬于包皮跟龜頭的皮膚接觸感受,慢慢精子上來,會感覺到有一種東西頂在輸精管里面。頂到撐不住了就要立馬轉移注意力,如果不轉移,高潮了射出來就晚了,所以敏感這種東西有點害人。”

?

“擼只是為了自己爽,啪啪啪就是為了兩個人一起爽。所以難度系數較大。”

?

“呀,連這都知道。”

?

“我知道啊,我又不是沒看過avg v的,這有啥不知道的,但我真的沒跟人啪啪啪過,我可以發誓。”

?

“我知道,你咋啪啪啪啊,灌腸啊?!”

?

田嬌潛著水看到這無語慘了:“......

?

“你倆在研究啥?”

“田大媽(田嬌外號)你是默默的看了好久嗎。”

“一百多條,我剛到宿舍。”

“聊啪啪啪呢。”栗林說。

“研究猴人雜交。”喵阿姨說。

栗林突然想起了什么說:“還有啊喵阿姨,蛋蛋只有越擼精子才會越高產,或者啪啪啪。”

“高產有什么用。”

“精子多雄性激素多性欲強,這你還不知道嗎。”

“我就是覺得如果堅持不了很久就射了生個孩子的話肯定也挺弱的。”

“你得多讓他鍛煉一下啊,擼擼沒什么,還有助于睡眠。別過激就可以。一周兩次不多不少。”

“他一天天說困死了累死了。根本不用這個催眠。”

“那你去他宿舍住的時候勾搭他一下,讓他自己解決一下,禁欲過度也不行啊,都多大了。這種事不該無師自通嗎?”

“我也不知道他咋想的,豈有此理。”

“一周兩次就行了又不讓他沉溺于此事兒。”

“一周兩次呵呵呵我還不如吃了他。”

“我有時候一天一次。”

“媽的一點也不知道為了我的幸福著想。”

“他不是天蝎座吧?”

?

“不是啊。”

“一天一次我都嫌少。”

.......

“愛吆吆你這是怎么地了”

“有時候一天一次了晚上也睡不著。還要好幾次,早上再一次。”

“你不覺得自己太荒淫了嗎?”

“沒有啊我覺得自己很正常啊,那我一直硬著也睡不著啊?”

“哈哈哈哈哈哈,我跟大石說了他性能力太差了,不和他啪啪啪了,讓他荒蕪去吧。”

“那你跟誰啪啪啪?”

“哎,我也不約炮啊。”

“他做包皮手術沒,他包皮長不長?”

“外形很正常啊,就是太敏感了。”

“我初中切了包皮。”

“你能撤回消息嗎,我說了他很正常!!”

“哦”

“而且锃光瓦亮的”

“我不知道你的正常和我的正常一不一樣”

“廢話”

“因為我有那玩意我知道啊我懂啊”

“跟鮑小魚和王慶(都是喵阿姨的前男友)放在一起也很正常。”

“我見過王慶的”

“我感覺鮑小魚是不是應該切個包皮?”

“鮑小魚應該啊,我上廁所時也見過鮑小魚的”

“你那種見只是模糊的看一眼吧。”

“大石比王慶還正常,一支很清爽的屌。”

“現在不行了,我聽說他換了好幾個女朋友,他那鳥還有女生是拒絕的嗎?不懂那些女生是怎么想的。”

“啥意思,沒聽懂?”

“就是有鮑小魚的雞雞了為啥要分手啊,嫌不好使嗎?”

“比較好使吧”

“鮑小魚跟王慶哪個好使?”

“王慶強唄,他簡直av男優一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你也是享受了一番,你就當他是你找的鴨子吧”

“哈哈哈哈,是耶,果然女孩子要對自己好一點。”

“嗯”

“多找王慶那樣的炮友”

“活好不粘人”

“簡直模范炮友,炮營標兵”

“招之及來揮之即去”

“王慶以后就不行了,就他這個揮霍法,見到個腿就要擼一管絕對陽痿。大石太拘謹,王慶太放縱。”

“陽痿是怎么來的?”

“陽痿早泄就是因為縱欲過度。所以人要既保持理智還要時常感性才完美”

“像這種太敏感的可怎么辦?”

“多練練就好了,沉穩踏實的人會比較久。”

“大石也挺沉穩的啊”

“拉倒吧”

“哎”

“等五分鐘就不耐煩了”

“沉穩個屁”

“錯過了一個活好的人,嗚嗚嗚,張琦!(喵阿姨考前培訓老師清華在校生)”

“別尋思了”

“廢話,人家有女朋友”

“恩”

“沒事可以發展成炮友”

“你既然現在還喜歡大石就別覬覦張琦了啦”

“話說你怎么知道的啊?”

“不是怎么知道的因為這種東西是非常看性格的一個人又急又燥肯定很快”

“你跟王慶不熟還好覺得他沉穩呢”

“王慶沉穩啊 怎么不沉穩了。王慶特別沉得住氣,而且他愛鍛煉,喜歡打籃球,張琦愛游泳,這都是鍛煉方式啊”

“哇”

“鮑小魚怎么活也不錯呢?”

“因為他喜歡”

“不過他沒什么情調,就知道夸差一下進去了,怪不得分手分的快”。

?

“張琦是91年的吧,還是92?”

“我也不知道,他是復讀過么,”

?

“他復讀了兩年”

?

“哎呀年紀也好合適”

“對啊”

“關于他找女朋友和誰曖昧啊這種事你不用拿來刺激我啊我根本不在乎,因為他是直男,我不會喜歡,王慶這個人讓我對直男絕望。”

“我啥時候刺激你了?”

“后來發現感興趣的人是直男之后連瓣彎他的念頭都不會有”

.......

???

?

五月一號那天幾個朋友包括8元、李簡約一起玩,拍了幾個表情秀視頻,我和田嬌一直覺得風姬和8元很默契,想撮合她兩一下,我設計了個兩人擁抱卻在彼此背后互看自己手機的動作來拍照。田嬌說我這招太狠了,一舉雙雕。我拍了個倒地吐血的表情,用了西紅柿和桑椹汁做血漿結果效果非常好。晚上我請吃飯,李簡約說他不想去,一幅不高興的樣子,我再三勸他還是不去。我就沒有勉強。已經很晚了,又剩下我和田嬌,都不想回去睡,都知道自從有了第一次就已經陷入欲望的深淵,想了個法子抓鬮決定是否開房,結果不論抓到什么都是要強說成要開房。

其實抓鬮就是個無效但有趣的步驟。結果發現整個大學城的酒店全都客滿了,整整找了兩個小時酒店,從大學城東南角找到西南角。凌晨三點半,我們還坐在街角,再困也不想彼此分開各回各家。感覺情愿一起睡街頭都行,最后只能絕望了,可是不甘分開決心打出租去了臨近的悅泉。去悅泉路上田嬌一直靠著我的肩膀。我們討論要不要開家青年旅社的事。我想想這種狀況確實太好賺錢了,我算了一下每一對情侶每周開一次房,大學城好幾十萬大學生好幾萬情侶每次平均花80元,每月下來就是筆巨額財富啊,這還不包括平時約炮的。到悅泉找了兩三家還是客滿,真是嚇死寶寶了,最后好心店主介紹才找到個非常破舊的酒店,是那種在美團沒有注冊的。

一個標間兩張大床,沒來得急洗澡就脫了褲子做起來,我的靈魂站在遠處看著自己自言自語道:這一幕多像當年的冠希和阿嬌啊。但我的靈魂很滿足。第二次的時候她摸我大腿內側,看我是否敏感,想驗證栗林的話,然后問我為什么這么持久,是不是丁丁不敏感,夏天不穿內褲也不覺得磨的疼痛到底有什么奧秘。我說這得從小時候講起:孩提時在家鄉河邊游泳,太陽出來,曬得河中間一塊小沙灘溫柔水滑,我總是游到那塊沙灘上躺著覺得好舒服就像母親的肌膚,后來我發現泥沙是軟的我的丁丁可以插進去,里面又很溫暖,然后我就雙手棒點水過來做個洞,趴著把勃起的丁丁插進去,溫暖水潤,舒服極了,后來我就叫了我的伙伴們經常在太陽很熱的時候一起游到那塊沙灘上,那樣玩,所以我從小丁丁就算是練過鐵砂掌的,肯定不管是在功力、抗摩擦力、都是高出一般人啦,就比如江湖高手的獨門武功一樣。田嬌聽完驚呆了,說她簡直不敢相信我從小就這么刻苦練習,真是不吃苦中苦,難成人上人啊。

?

晚上田嬌來姨媽了,在她宿舍半夜來的,給我說,我替他感到高興,但是她說是血塊狀的,肚子疼而且沒有衛生巾,我說可以出去幫你買,到24小時店。她說不用了,先墊了許多面巾紙。

天亮了她還去上課,課間休息他站在樓欄桿上和我默默對視一眼。我知道昨晚她沒出什么事。

下午約她去游泳,她說我去就是滿江紅。我說對啊,這個我竟然忘了。

?

6號是她男朋友生日,她發來一個新的尤克麗麗的圖片,說剛才剛買的要送給他男朋友做生日禮物。我說今晚你們不是要聚餐嗎。她說不去了,只是把尤克麗麗偷偷拿去放在他屋里作為分手禮物。我說你真是圣母啊。

?

她送尤克麗麗回來后,說要出來喝酒心里難受。我和她去了梵迪,要了哈爾濱啤酒。她來著月經喝著啤酒抽著我給她在嘴里點燃地香煙。我只能輕輕牽著她的手,陪著她,聽著音樂,她說她真的喜歡我,上次說讓我設計個篆字她要刻背上是真心的,我當時沒有太認真我不知道我的分量有多重,雖然我這樣野蠻地跟她滾床單。我只是覺得自己有什么資格能給她終身留下痕跡。雖然兩情相悅,雖然拔屌沒有無情相反也要抱一起,雖然觸摸到對方都會產生幻覺,雖然接吻時恨不得從舌頭開始把對方慢慢吃掉。可是越這樣越覺得像做夢。但是這次她說了我是認真的要你設計這個字。我在想也許我和她已經命中注定有這樣交匯的地方。只是來的太不可思議和太過理想化導致我反應不過來。

一會簡約打電話要約田嬌吃飯,田嬌說大家一起吃、他說一起太假了。明晚六點半見面,然后就不吭聲了。田嬌說上次不去跟大家一起吃飯后簡約加了她微信。我猜想簡約肯定也是喜歡上她了。我長嘆一口氣。情感的東西好難辦啊 。

?

然后栗林發來單智(田嬌男朋友網名)給他訴苦的截屏。單智說:記得大一的今晚他和田嬌叫了半個系的人請吃飯說今天是我生日這是我女朋友,可是今晚我們已經分手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難過。

?

我和田嬌都不知道說什么,她回單智微信:

“過去了,我們都要成長,愿你能找到下一個不錯的她。”

“我會等你的田嬌。”

“我知道你會等我,但是不要錯過身邊會有更美好的東西。”

? ??

?

?????晚上我和田嬌又去開房,不是為了做愛,而是因為根本分不開,一但牽手。彼此都會成為對方的制幻劑,欲望和戀情交匯讓夜晚變得自由和無比的舒暢。

?????我總是被欲望折磨的睡不著,不停撫摸她的身體,而她卻給不了我,因為姨媽來了。我說我忍不住了想在滿江紅里游泳,她說實在不行。然后她給我...了,我把...射入了她的....,我在幻想精子就是我散碎的靈魂又如我的軍隊進入他的身體和消化系統到達血液和細胞壁內部,這樣我就可以完全的占有她,她整個人就是我的,我和她才能不分彼此。

?

第二天晚上李簡約和田嬌吃肯德基,我不知道簡約會不會是喜歡她對她要表白。我其實心里在流血,自己的兄弟喜歡同一個女孩子總是讓人不知所措,想要撞墻或讓墻撞我的感覺。

過了會田嬌發微信讓我過去,我沒有答應我就不招簡約恨了。結果好像簡約只是想找她去她們班蹭課,并沒有其它意思。

?

而我女朋友突然打電話要過來因為今晚考完了試實驗室放假可以休息一晚上。

????她是那種工科女,單純、天真、拿獎學金的好學生,現在讀研一。我騎車去接她,看她剛考完試疲憊的面容,疲憊而略顯干涸的眼睛,經歷了無數次的考試已經讓她變得有點神經衰弱,記憶力減退,經常回會去時忘記拿自己的東西,每次都是我又送過去給他。目光有點呆呆的,說她頭疼,我幫他揉揉太陽穴,親一下她額頭。她總說我手巧按太陽穴很舒服,每次考完試都要讓我給她按太陽穴。肚子不舒服時也讓我給他按揉肚子,因為我手暖和。

?

記得考完研那次她整個人就變得有點抑郁和呆呆的。我很心疼,一個天真無邪美麗的少女被大學折磨的失去了生命力。今晚她跟我來也不知道我身體已經出軌,依然那么相信我坐在我摩托車后面抱著我的背,任憑狂風施虐她的長發。

?

記得第一次認識她完全是戲劇化的。我和8元去云大吃完飯無聊,本來想回學校,但我感覺荷爾蒙不答應,說今晚要認識個女孩子。我們便往重大里面走,遠遠我看見一個背書包下自習來的女孩子,走路姍姍可愛。我們像流氓一樣堵在她必經之路上。我上去就搭訕,她天真的以為我們是社團在搞活動一點戒備都沒有,我覺得她并不是很討厭我們就直接拉著她的手到鏡湖逛了一圈,8元也趕上來拉她另一只手,當時我恨不得殺了8元、無奈是自己兄弟。聊著古怪的話題從鏡湖出來那時是冬天她的手很冷,我一直握著她的手背時她手指冷了,然后我又握著她的手指,這樣反復很久。一直拉著她到學校北門草坪,大晚上感覺她也不怕我們兩個陌生男生,拉著她到無人區域跑,結果我完全被她的單純天真擊潰,我說咱們仨今晚在這草坪拜天地吧,玩娃娃親。說完8元撲通就跪地上了,她只是笑,像無邪的天使。我知道我和8元這種惡魔是對付不了天使的。

后來送她回宿舍,我想留她電話,結果8元手機沒電了。導致我先得到她電話號碼,她說她叫魚希。后來成了我女朋友。可是一晃三年了,我們已經沒有身體上的激情,剩下的只是對彼此的習慣和親人一樣的感覺。

?

今晚我還是想著田嬌不知道她跟簡約聊些什么,我坐在家里客廳翻手機,魚希躺在床上看汪涵的娛樂節目,一直開心的笑著。我看到她開心我也很開心。但是現在好像不同了,我覺得自己多少有點對不起她的單純和對我的信任。可是我的確對她的身體有點厭倦,這些無法辯駁。不能也不愿騙自己。

?

十點半時田嬌她回教室畫作業了,簡約回去了,我說我去看看你畫畫她答應。我背著魚希下樓到教室看田嬌,但只是去看了她一眼,替她用勾線筆描了幾根線。然后說讓我走。我轉身就走了,出來我站在拐角處等他,我知道她肯定會出來的,聽到她的腳步,我回頭卻是打掃衛生的阿姨,我不好意思傻呆呆站著,就下樓了。回來魚希還在抱著平板看綜藝節目,笑得好開心笑得好心無旁騖。我覺得女人是這個世界的希望,她們熱情、飽滿、對生活、對愛情認真,從來不灰心喪氣、不天馬行空;她們不太愿意悲傷,情緒平穩;她們毫無理由的對生活充滿希望和信任而毫不猜忌。

?

我仍然坐在客廳里,田嬌說她出來了看見我的背影,想叫住我卻沒有開口,有點后悔,但是想想還是讓我早點回去陪魚希吧。

總得留點遺憾吧,過去看看你這一天就可以完美結束了。我說。

?

到1點才睡,魚希仍然抱著我,把頭窩在我肩膀里,左手放在我胸口。我抱著她就這樣進入了一天中要穿越的無知覺隧道。隧道那頭就是第二天早上我睜開眼,覺得是田嬌睡在我傍邊,轉頭一看卻是魚希,我對自己剛才的這種錯覺感到對不起魚希那一無所知甜甜的睡姿,我側身過去抱住了她很冰冷露在外面的胳膊,我擁她在懷里心里想,人的感情可以是真空的,不參雜欲望進去,就是覺得得保護著她。

????魚希中午走了。我又陷入對田嬌的想念。突然想起她要紋身的事,我問她是否真的要紋,她說確定,都給你提了一周了。我決定找一顆能代表她或是代表我對她感受的字,反正閑著去了圖書館,從《爾雅》到《說文解字》到《讀字》到《康熙字典》《漢語大詞典》《中國篆刻字典》翻閱了好多書籍,發現這簡直是書呆子的想法,田嬌是看到我交篆刻作業時留下的裝裱了的印屏才想到要我設計一顆字的。她覺得我的篆刻很漂亮,尤其是那顆我自己的小名“倒”字。我也對那顆字很滿意,當時也是最用心設計的。當時篆刻老師也給我打了全班最高分。

最開始我想讓她紋“曼”字,曼陀羅是佛教的一種花,也叫醉心花,能代表我對你的感受。我覺得都想笑。她說不喜歡,不同意。我干脆把自己名字的半個部首拆分下來然后用大篆設計出來,她一看愣了,而且說:“這不是氣象站的風向標標志嗎??我差點吐血。后來又給她推薦給予的“予”字。篆字寫法非常好看,但她還是不太滿意。我說你沒有給我真正設計的權力,我好為難。她說你想的太復雜了,我說干脆給你我的名字吧,我以后就是你的封印。她說你有沒有小名啊。我說就那顆“倒”字啊就是我小名。她說好就刻那顆字吧等我上完法語課就去紋。女人真是奇怪的動物。喜歡口是心非,喜歡繞彎子。

晚上她回來先和我一起去吃飯,然后聯系紋身師,聽說是油畫系的女孩,跟她和前男友都認識。我說我陪你去。我拿了印章、宣紙和她去紋身的地方。果然是個東北女孩,穿著高腰牛仔短褲,兩根大腿側面上都有紋身,紋的是個紅發女孩頭像,這讓我想起英雄聯盟里的皮城女警形象。大腿后面、肘關節也有。我把印章用仿古印泥拓出來,她拍了照上傳電腦拖進ps處理大小,然后打印,結果打印機墨盒壞了。我偷偷掌心朝上閉上眼睛向上帝祈禱讓這次紋身順利成功吧,阿門,然后畫個十字。

?

果然墨盒修好了,看來耶穌這個家伙還是管用的。打印了出來。田嬌趴在床上像要做手術似的。字在她腰上面一些,那一塊特別敏感很疼,她捏著一包面巾紙都碎了,我上前一看,紅色的顏料像血液一樣在她白皙的肌膚上顯得格外清晰。看著就好疼。她頭上有點出汗了。

?

紋完身下來外面雨特別大,感覺和她在一起沒有雨都不正常了。我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完全像小說里的情節。我說你現在就是一幅我的作品,身上有我的落款。她說這是我的,等你把我忘了這個章才正真屬于我。我在想當我老了死亡的時候想著有一個人背上有我的名字會不會不情愿就死,想看看那個人的背,然后在去火葬場的路上我又活了過來。然后你從天涯海角趕過來坐飛機來看我最后一眼,我看完后就死在你的懷抱里。然后你抱著我哭。

?

她撲哧笑了。

后來說感覺我是個大器晚成的人,有一天你在臺上很精彩然后我在臺下鼓掌。希望你的這顆名字改造了我也成全了你。

我覺得我的精神力量已經斷了好久,她似乎是一種我信仰中的神明化身來彌接我的精神,讓我走下去。來撫慰我的失落良久的夢想不至于讓我絕望和抑郁。

???雨越下越大,路上爬滿夜晚出來透氣的青蛙,還有許多被車輪剛剛碾壓過擠出五臟六腑死無全尸的、以及掉下來的樹葉把路面裝點的斑駁雜亂。昏黃的路燈,顯得格外夢幻。

??

???

?

小說停在這里,是我女朋友魚希看完上面內容把wrod頁面停在這里,今天第一次被人打耳光,這么多年了第一次流淚。我從不知道自己會流淚,現在看來我真的流淚了。是我女朋友打我耳光的,她當時氣瘋了,罵我很難聽的話。看他一直轉圈,跺腳,流淚快要眩暈的感覺。我流淚了,淚水被快要下山的夕陽映的血紅。我知道我深深傷害了無辜天真、浪漫無邪、小鳥依人、呆萌可愛的她。


好像我知道會有今天,如果沒今天我的愛情好像永遠是虛偽的完美,如果有今天我的感情完成了一項讓人痛哭流涕的屬性。

?

我知道我只是對魚希身體有了怠倦,感情上就像是自己親妹妹和親人一樣,然而我又無法把這兩種感情在現實中分裂開來表現或者實現。也許我的精神是分裂的但是現實沒有分裂的路途讓你行走。

那幾天每天天亮的時候我的心都會疼痛,醒來發現自己呼吸困難的感覺,也不知道是胃痛要吃早餐了還是心里堵。這讓我想起母親給我講述的一段故事。

?

母親說我外婆去世后墳頭就在我家去舅舅家那一條小路邊上,母親去舅舅家經常走那條路,那時每天她睡醒都心里難受有憋氣的感覺。后來去舅舅家路過外婆的墳母親趴在那堆黃土堆成的新墳上痛哭了一場。我知道一個人失去母親的痛苦。

?

而魚希就有一種母親的感覺,她打我罵我我都認,我知道是我錯了,但是失去她,一想從此再也不會牽她手,聯系她,這才是讓我無法承受的,是讓我早晨天亮時感覺周圍空氣稀薄的原因。可能她就像我周圍粘稠的氧氣護甲,又仿佛在太空中穿習慣的太空服,一旦失去簡直覺得性命岌岌可危。也許人終歸是自私的,永遠想著自己的安危,就連疼痛也是因為自己失去了保護。那么這樣想分手倒是好事,我起碼不欣賞自己是個自私的人。

還有一個原因是一想到我的行為打斷了她安穩平靜本來覺得世界如此和諧美好的生活,我也是過意不去。她那種傻白甜的思想,只知道考英語六級,做化學實驗,交作業,準備明天的考試,吃食堂,周末逛街買幾件衣服不管劣不劣質,認為畢業了就工作結婚買房買車再正常不過天經地義的想法讓我覺得很內疚。我知道如果我是個安分的人這樣的女孩子打著日本軍用的探照燈也難找啊,可是我偏偏讓她所有她認為正確與美好的東西一下子落空了。就像她給我說過我給她上了一課一樣。我情愿她永遠傻白甜下去,永遠在象牙塔里度過虛幻的一生,也不愿意看到她絕望、滿含淚水的眼睛。

而我又認為我對她永遠的欺騙仿佛也是對她更徹底的傷害,這種傷害不是物理傷害,而是一種疾病式的傷害,就仿佛沒有給她足夠的營養和自由的空氣以及成長所需的空間,讓她一輩子長成侏儒的樣子,沒有了遞增的欲望需求和窺探外面的好奇,就永遠的活在一個既定的狹小空間里直到生命結束。我覺得后者更加對她來說是殘忍。

也許我的出軌和和它分手以及我們的疼痛對彼此以后的生命都是有意義的,但這又誰知道呢?也許生命中遇到的每個人都是幫你來修行的我姑且相信這句話一陣子吧。

后來幾天我路過經常去找她的那條路,情不自禁走了進去,直接乘電梯到她們實驗室,到了門口看見她扎個馬尾,穿著雪白的實驗服,戴著很薄很貼合手型的橡膠手套低著頭背對著我一個人在清潔臺前洗漱一大堆試管器皿什么的。她那件實驗服還是我前不久幫她洗干凈晾干拿給她的,背上束腰的帶子上有馬克筆畫上的可愛筆跡,一個“y”和“x”(那是她自己的名字。)她洗的那么專注沉默。我定定的看著她的背影,眼淚快要下來了,鼻子一酸,抽泣了一下。她轉過頭來,看到我怔住了一下,說:“你怎么來了。”然后臉變得紅紅的。我說就是想來看看你,雖然我知道沒有任何理由。 等她洗完器皿關燈我陪她下樓。她不讓我牽手,也不讓我擁抱。我送她到宿舍樓下,看著她進去。

我還是會想她猶如想念自己的妹妹或是母親。可是過了幾天她把我的電話拉黑了,微信、QQ、全部刪除。這個年代如果你從這三大通訊工具里失去一個人的聯系,等于說這個人消失在茫茫人海里了。我知道也許我再也回不去了,我用身上僅有的一百塊錢買了一束自己調配的鮮花,到實驗室去找她,正好她在。我們去樓道旁的一個外部空間里,先是沉默了好久,還是我先開口:“雖然我知道這事怪我,我知道沒理由跟你在一起,但是我覺得你跟我有一種親情。如果永遠要錯過你,我還是想把這束花送你。”最后我抱了她,她的額頭放在我的斜方肌上,眼淚流出來濕了我肩膀上的衣服。我的眼睛浸滿淚水。

我認為沒有那么徹底的分手,也沒有那么徹底的愛情,感情的復雜程度是有很大空間的,

? ??而我們被習慣性的詞語所消費和蠱惑,忘記了感受和剖析自己地能力。

? (待續)




? ? ? ?TBWD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街机金蟾捕鱼代言人 上海11选5遗漏数据一定牛 上海时时乐形态走势 股票配资网站 互联网 理财平台 分分pk10彩票技巧规律 黑龙江36选7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吉林快3号码推荐 p62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天津快乐10分布图 乐透彩开奖查询 股票配资平台选哪个 汇金门配资 新乡股票配资 江苏11选5前三最大遗漏 秒速赛车app 中天科技股票分析